美丽的“她”——家乡的公园

世界各地都有美景,或壮丽或精美,却都有各自的“粉丝”,但在我的家乡,我却被家乡的公园迷住了。

燕草如碧丝,秦桑低绿枝。在公园里,一块大石头上赫然写着“潘宅公园”几个大字。而它的后面,高矮各异的树干伸出纤纤细手,有的涂上了嫩绿的指甲油,有的是捧着红纽扣。

火日炙人时,走在小路上,浓浓的树荫,掩盖了我的身影。找一处石椅,我坐下看《查尔九世》,可谓甚妙。习习凉风迎面吹来,炙人的阳光透过绿叶之间狭小的空隙,到我那儿,已变成温和的小精灵,在肩头快活地舞蹈着。

七月流火,日薄西山。只见公园的小路上,草坪上都是一折折小扇、一颗颗纽扣。微风拂面,扑鼻而来的是淡淡的桂花香和碧桃。眼脸一抬,映入我眼底的是染红了的桂树和碧桃。风吹下了花瓣,把它们轻轻地铺到了鹅卵石上。“沙沙”声把落叶分成了小舟、蝴蝶、棉被三大派。不一会,几个二三四岁的小孩来了,调皮地踩着树叶。天黑了,柔和的月光洒了下来,蒙蒙细雨悄声悄语的来到,第二天,看到的是少女出浴,是挂满珠宝的富人。

天寒地坼,矗立在入口的大石碑像个守卫,守护着长发姑娘和它的兄弟姐妹,也守护着我,风吹散我落到肩头的头发,使人清醒很多。

这所有的一切加起来,却只是她的衬托,她身上镶嵌着五彩缤纷的鹅卵石。柔和的灯光照在她身上,就是一件轻柔、洁白无瑕的睡衣,而它的主人则是一位美丽的少女。这条蜿蜒盘旋,是羊肠古道。

我忘不了这里的一草一木,忘不了家乡的公园——美丽的她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(1)       潘楦意